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緻那夜-级毛片在线

緻那夜-级毛片在线
级毛片在线着她耳朵说,感受着她细滑的颈部散发的体温和淡淡
体香,一时之间有种想把她腿撕开,闻一下她最宝贵的地方是不是也这样香气诱
人的沖动。她也不抗拒这样的交流方式,落落大方,偶尔被我的呼吸弄的痒痒缩
一下脖子,又咯咯咯的笑着凑上来听。

  对于我的沖动,我还需要解释一下:虽然我不主动,但个人尺度偏大,敢玩
新花样,敢试新动作。曆史上17个发生过关係的女生,只有前期的5、6个没
能用舌头带她们到高潮。后来技术渐佳,尺度变大后,之后的伴侣都被我用舌头
和各种姿势挑逗得淫水泉涌,直沖高潮。后来就连结了婚的两个玩伴,甯愿背叛
自己老公,也说过想让我用嘴再给她们追回曾经的感觉,说只有我不会一味索取。
若不是想到有一根不戴套的JB天天在她们的蜜源地裏捅来捅去,我乐于效劳。

  回到正题,聊开了之后我才知道,她叫C,安徽合肥人,和我一样,到北京
出差,打算周末回去,趁周五出来放松心情。近处一看,才发现其实她并不年轻,
可能之前因为光线的原因,没看出来。后来她告诉我,她36岁(比我整整大6
岁),已婚,还有一个6岁大的孩子。她前后共点了几杯鸡尾酒,一直在小酌,
而我则因为想和她啪啪啪的邪念占据着大脑而控制着酒量。她很可爱,问我为什
麽不多喝,我说我晚上还有事。她说哪有有事的人还一个人来夜店,目的还那麽
明显,认为我在瞎扯。

  接近午夜,她已微醉,我问她住哪儿,她说住西四环旁的酒店,离工体比较
远。她问我住哪儿,我说住国贸,她便说我的住处近,待会我回去比较方便。一
句话,暗含各种信息。

  周五午夜的MIX,音乐越来越劲爆,整场沸腾,她拉着我说:「走跳舞吧,
跳一会走了」。听说她要走,我感到失望,真想让她别走,和我回酒店,但又不
敢开口。我拉着她来到舞池边,拥抱,轻抚她的肩,慢慢跳开。她身材总体来说
真的很赞,已婚少妇,有过生育,风韵匀称,最让我受不了的是她让我从后边搂
着她的腰,她圆润的臀部时而后顶时而摩擦,不断地刺激我兄弟,我欲火焚烧,
逐渐来了感觉。

  我说:「C你别这样捣乱行吗?」

  她回头轻轻一笑:「我怎麽你了?」接着变本加厉。

  我说:「你再闹我把你撕吃了?」她背对着我挑逗道:「我才不怕,你怎麽
吃啊?」我手从她腰上滑下,落在她丰腴的臀上,手指向下轻轻向她两个屁股蛋
下端滑去,再慢慢地分开她的屁股蛋,嘴贴近她的耳后说道:「把这儿撕开了吃」。

  DJ更换音乐,原音乐声渐弱之时,我一把将她转过来搂到怀裏狠狠地吻了
她。

  她没惊讶,轻轻一笑,说了句「走吧?」转身便离开舞池。

  我追上去装傻:「去哪?」

  她说:「我不知道呀,我住的酒店还有其他同事。」

  我逗她说:「我的酒店也有我的同事,我们是三个人一块来北京的。」

  她吸了口气,眼裏划过一丝失望:「那好吧,我还是回去吧,谢谢你的酒。」

  到了吧台旁,我看她不说话,便说道:「走吧,我送你,反正你的酒店也不
远,就在国贸。」

  她狠狠地瞅了我一眼:「讨厌。」

  她把她的外套递给我,转身向店外走去,我跟在她的身后,细细打量这个韵
味十足的女人。她身体柔美,动作适度,每向前迈一步,都会有一种内在的力度
美,双腿柔韧,弹腿为步,腿柔软弹出去的同时,手轻柔地画出一个弧度,腰肢
如同杨柳般的轻摇摆动,完美结合,举手投足间都透露出优雅女性的气味。

  上车后,我们没说话,她微醉,静静地靠在我身上,我紧紧抓着她的手,看
她手指上那颗钻戒。

  走进房间,她走前我走后,我转身锁门,她站在我身后,待我回身时,看到
微笑但又仿佛憋着什麽劲地看着我,没有一丝不安和羞涩。

  「有多想要我?」她问道。

  由于有前期的铺垫,我也放开了很多,说道:「今晚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
想把你整个人都吃了。」

  她轻轻地「嗤」了一声:「谁说要给你了?」

  我摊开手,嬉皮笑脸地说:「你知道什麽叫羊入虎口吗?这房间隔音效果太
好,你到时候叫与动人物A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

  她微笑着走上来,玉手搂着我的脖子,我猛地转身,把她推靠门后,开始疯
狂地吻她。热吻之间,我腾出手,将她的V领裙子顺势扯下,露出整个胸部。让
我吃惊的是,她裏面还穿了一套深V型的黑色连体情趣内衣。我疯狂地吻她,耳
垂、脖颈、肩膀和胸口。她呼吸开始变调,由缓到急,轻声呻吟。

  我疯狂的揉捏着她一对雪白的奶子和丰腴的臀部,由于肾上腺激素分泌,我
双手颤抖,时而指头捏住乳头,时而用舌头挑逗,手指隔着她的内裤不停地在她
菊花和蜜穴之间游走。

  她呼吸变得急促,呻吟加重,双腿开始夹紧,口裏发出轻轻地「啊……啊…
…」声。

  两分锺之后……

  「讨厌,放开我」,突然,她推开了我,说道:「你把我弄得好难受。」

  我一边吮吸她的香舌,一边挑逗:「哪裏难受,待会让你更讨厌我。」

  她再次把我推开,轻声责备到:「你不会自己看吗…啊…啊…?」

  我继续吻着她,手不停的在她下体轻揉,她之前夹紧的双腿也无意识的微微
分开。蹲下去解开她一只鞋的鞋扣,借机将她的玉腿擡起,蹬在进门的墙上,一
只手继续揉捏她的屁股,一只手往她最温暖湿润的地方探去。

  她的脚趾很美,皮肤洁白,指甲透亮,顺手摸向她的裆部,她丝质情趣内裤
的裆部,粘滑的淫液已经渗出,我的手指隔着她的内裤在她蜜源周围绕圈时,已
经感觉到隔着裆部的另一侧已经湿透,滑滑的感觉。

  我喘着大气说道:「宝贝,把内裤从侧面拉开。」

  她听话的把手伸了下去:「叫我姐姐,我喜欢听。」

  「啊…啊…正,你真欺负我」,「坏蛋,你手指不要伸进裏面啊,你都没洗
手,女人容易感染」。

  我手指一直在她蜜源地的外围绕着,听她的话,没向中心突破。C的淫穴已
经开始打开,穴的外围经过搓揉和我手指的玩弄都已经打上了厚厚的一层淫水,
黏糊糊的感觉。她脸颊绯红,娇喘连连,有点带羞的说道:「你刚才不是说想吃
我吗?」

  我说:「现在吗姐姐?都没洗澡呢,怎麽吃呀?」

  她瞅了我一眼:「去夜店之前就洗过了,到现在也才4个小时,现在湿成这
样都是被你弄的,有没有洗澡还不是一样」。

  其实我知道,女人30如狼40如虎,一个36岁的女人,被挑逗成这样,
绝对无法掩饰内心的饑渴,她貌似轻松的暗示我,其实估计内心已经在呼喊:求
求你快点,舔我的骚屄吧,我受不了了,你要怎麽咬我都可以,你要我用什麽姿
势配合你我就怎样配合,只要你的嘴和舌头紧紧贴着我的蜜穴口就好,我洗过澡
的,下面不会很髒。

  听到她这样的淫蕩的鼓励,我也难以按捺,跪了下去,在她张开的大腿面前
侧着点头就向她的私处吻去。C背靠着门,左脚搭在墙上,右脚站在地面,裙子
领口被扯过腹部,左手绕过左边屁股蛋用小指和无名指把内裤的裆部勾开,同时
食指和中指也努力向拉开裆部的同一侧掰着她已经微微外翻的红润蜜穴,右手提
着裙子的一角方便我的挑逗。

  说实话,睡过17个女朋友和玩伴,都比我小,小女孩总是放不开,每次要
什麽稍微夸张点的姿势就得求半天,因此,也许是托AV的福,我很早就有了少
妇情结,喜欢那些主动勾引男人的女人。今天遇到C,还比我大6岁,也算是老
天待我不薄了,绝对要好好地表现。并且,她还以这样的姿势站在我的面前,大
尺度的体位,恳求的话语,正如我所求,让我如何不努力地让她好好享受一次呢。

  C的穴,由于体位无法看清,只能摸索着向裏面舔去。第一口上去,舌头包
住了她的小豆点和半个穴口,她「啊」的一声叫了出来,音拉得很长,感觉擡着
的腿和立着的腿都颤抖了几下。10几秒之后,我收回了舌头,沾满了她的淫液,
但她出门前清洗过下体,真的没什麽异味,还有淡淡香皂的味道。越往裏伸去,
感觉蜜水越重,可以拉出丝,舔了三五下,C的蜜穴处的淫水已被舔净,随后我
仅仅只用舌尖反複挑逗着她最敏感的小豆点。

  其实,再如狼似虎的女人也不可能和色情小说裏的一样,才咬上去就喷水。
真实的情况应该是:头一两分锺,她会爽的犹入云端级毛片在线大脑一片空白,甜浆四溢。
但多舔几下,过了那个感觉,她也就不会那麽爽,淫水也会慢慢减少,之后要持
续好长时间,她的感觉才会再次慢慢上来。

  C推开我的头,说:「我这样站着累,还有就是,觉得就让你这样弄不卫生,
我们还是先去洗个澡吧。」

  我装出吃惊的样子:「什麽?你都已经被我吸干了才说这样对我不卫生,谁
才是坏人啊?没事,下面没味道,我喜欢」。

  可她坚持说她这个姿势累,要让她先洗澡。我只能妥协,说道:「好不容易
尝到那麽甜的蜜,你洗了不是浪费了,待会洗完没了怎麽办」。

  她无奈地一笑,放下了腿,推着我往床边走,说:「变态,待会你别嫌多就
行」。转眼看到我膨胀的小弟,又说到:「他也很难受吧?,要不要先帮你放出
来一次?」

  其实我很想,但是……

  初中开始吸烟喝酒,大学后和各女友玩伴上床,无节制纵欲,参加工作后大
量应酬,休息不好,亚健康,我他妈再也不是那个「一夜11次郎」了。亏得我
从小坚持锻炼着身体,现在状态好的情况下还能坚持个3、4次,还不至于让我
在女伴面前一蹶不振。

  听C这样问后,我说道:「我去酒吧之前可没洗过澡」。

  「好吧,那你帮我把裙子拉链解开吧,一起去」她说。

  我们将彼此脱得一丝不挂。

  曾经,我的床前出现过17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失身给我的最大的也才26
岁,她们当年是那麽的年轻,朝气,肌肤是那样的紧緻细滑,屁股蛋细腻如羊脂,
蜜穴上的两片小花瓣粉嫩粉嫩,流出的蜜汁晶莹剔透,让人欲罢不能。现在,3
6岁的她一丝不挂的在我面前,背对着我,微微弯腰,阴毛若隐若现,在整理刚
被我脱去的衣物……

  我看着她,脱去裙子和高跟鞋的她身材还是那麽的丰腴高挑,皮肤不算太肤
白皙,已经不是年轻女孩的那种鲜亮有光泽,胸部比我预期的大且坚挺,起码有
C。借着房间的灯光,我才发现C的乳房和少女的乳房一样,乳晕不算大,乳头
还算粉嫩。

  我走上去,想从后面抱着她,估计是老二插到了她的屁股缝裏,她惊着直起
身子,侧脸和我娇羞道:「这麽急啊」。

  其实,我不急,我只是想好好的品味她,今夜起码用嘴给她到了一次之后,
我再考虑我的感受。我抱着她,近距离的看着她颈部和背部的肌肤。即使拥有让
多数具有少妇情结的男人欲罢不能的身材,但她毕竟已经不再年轻了。

  C的肤质普通,和我身边所有30出头的女同事差不多,由此可见平时保养
还可以,但仔细看去,还是能看到颈部和背部有少许细纹。她丰腴性感的臀部绝
对是迷倒一切男人的资本。如果给臀部打满分的话,颈部和背部只能有70分。

  她用她的屁股蛋狠狠的顶了一下我,道:「走吧」。

  随意沖了一会之后,我和她从玻璃浴室出来,来到卫生间的洗漱台前。我从
背后抱着她,镜子裏面,她一对大小适中的乳房被我轻轻地抖动着,揉捏着。我
们从镜子裏互视着对方,她眼神时不时的迷离,似乎也在安静的享受着这舒心的
一刻。

  她刷牙,之后拿起我的男士护肤品打理自己。整个过程我都在不停地搓揉着
她的乳房和健康丰满的臀部。

  相比起肉感的美腿,她的臀部偏大,但一点也不过度,大到与身材完美的搭
配,接近欧美女性的比例。

  由于结过婚,可能是因为她老公操她操得多,也可能是因为生育过,她大腿
不是闭合得很紧密,正好把那一小条肉缝若隐若现的藏住,让人抓狂。

  我左手抓住她的奶子,用力捏她的乳头,右手指头从她前面阴毛覆盖的地方
探了进去。

  有过指交经验的都应该知道,当男的站在女的身后,女的站直着身子的时候,
指头从后面进去的难度要比从前面进去的难度大,或者说从前面比后面能更让女
人舒服,所以我选择前面。

  她感觉来得很快,就这几分锺,下面已经从刚洗澡出来时瑟瑟的感觉又开始
变得粘滑。

  伴随着她阵阵娇喘和迷离的眼神,我把手指放了进去。

  C的蜜源地深处和所有女人的一样,湿滑温暖。与动人物A

  当我触碰到她粗糙的G点时,她又是「啊……」的一声很长的呻吟,接着身
体就想往下沉。

  「不要…不要…正,等一下」

  我支撑着她,把她左腿擡起来,让她左脚踩在马桶盖上,就这样反複刺激着
她得G点,插几下就拿出来放到嘴裏吮吸,这样反複着。

  「这麽喜欢我的味道啊?」她问道。

  我没回答。

  她背靠着我,喘着娇气微微睁眼,从镜子裏窥视着这刺激的一幕,不停地喘
着娇气,不停地轻咬着下嘴唇。我想,她估计已经很久很久没和她老公这样过了。

  这样来回了弄了不到五分锺,伴随着呻吟的停止:「等一下」,她把我的手
推了开来,手指也从她的蜜穴内滑出,接着她从马桶盖上放下了左脚,双脚站到
了地闆上。

  随后,她回头妩媚的望着我,带挑逗性的口气问道:「刚跳舞的时候你说你
想吃我,是不是……想……这样吃?」她在洗漱台边上铺了一张毛巾,边说边擡
起整条右腿,把腿架在了垫着毛巾的地方,身体前倾,扭过头来看着我。

  我被她这风骚的举动震住了,脑海空白了好几秒锺。没想到这个女人会这样
的放得开,会这样的风骚,会如此懂得男人的心。(经得她的同意,我拍下了一
张宝贵的照片)

  面对这预料之外的一幕,我脚一软,跪了下去。

  我跪在她身后,掰开她的肉臀就肆无忌惮的用舌头向裏面探去。

  由于她的腿缝本来就不算太紧,还自己把腿分开来露出整个菊花和阴户,我
才轻轻地一掰,她整个大阴唇和小阴唇就微微打开来,露出了裏面粉红湿润的嫩
肉。

  我尽情的舔着她的穴,她很配合的用右手掰着屁股,让我的舌头更加的深入。

  事后我每每想到她风骚淫蕩的这一幕,总会觉得:这种少妇最需要的是性。
其实她自己知道自己的穴有多髒,但她还是想让男的用嘴去弄,也许是想检验这
个男的是不是个完美的一夜情对象,完美到让她疯狂。当他认为一个男的如果可
以毫无顾忌的去咬她最私密、最敏感而又不卫生的身体部位时,往往她给男人的
回报会更大。

  我是宽舌,正对着她的骚穴时进不去太深,而侧过头让舌头和肉缝吻合虽可
进去,但比较累,并且呼吸困难。

  C最大限度地分大了两腿,收回了刚才一直掰屁股蛋的手,身子弯下,将头
埋在支撑在洗漱台上的两只小臂间。

  我越舔越重,每次都扫过她的豆点,向上擡头,舌头顺着缝探进蜜穴裏,然
后含着她肉缝靠近肛门的一端,用舌头在蜜穴内部伸缩抖动,几秒之后,再轻轻
一吸,接着扫过肛门,反反複複。

  她很乖,很努力的用呻吟声回複着我的节奏,头埋在双臂间,一直发出「啊、
啊」享受声,在几平米的卫生间裏不停地回蕩。

  「啊……正,弟弟,你弄得姐姐好爽,好刺激哦,姐姐以后离不开你了,有
你在,姐姐才可以做幸福女人,啊……你狠狠地弄姐姐吧,啊……啊……,姐姐
知道你喜欢姐姐的下面的味道,对吧,啊哦……姐姐下面和缝裏流出来的水都给
你。姐姐很干净,你知道吗,只有过一个男人,啊……嗯……你怎麽这麽喜欢舔
姐姐的穴。你喜欢少妇吧,只要是姐姐下面流出来的水你都不嫌弃?喔……嗯…
…当时在舞池的时候你说你想吃我,我就知道你是想要我用这个姿势,对吗?用
舌头往死裏弄姐姐吧,今晚姐姐什麽都给你……嗯……嗯……姐姐的水连姐姐自
己的爱人都没吃过几次,今晚你要多少就给你多少,只要你不嫌弃,啊…」。

  完全是她一个人的独白。

  伴随着她疯狂地言语刺激,我也失控了。松开掰着她屁股蛋的双手,直接挪
到她蜜穴旁,用两手拇指将它掰了开来,掰到那种如果再多开一点她就会疼痛的
程度,尽情的吮吸着她的一切。

  时间不知不觉间的过着,突然间,我觉有东西抵了我的下巴,我把头从他屁
股缝裏拔出来一看,原来,她撑在洗漱台上的一只手腾了出来,自己在拨弄着自
己的豆点,涂着淡粉色指甲油的中指在快速拨弄着自己的豆点,那画面太美我不
敢看……

  我知道,她快来了!

  我把她推到了床上。与动人物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