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幻想  »  新法师帝国-卡电影人与动人

新法师帝国-卡电影人与动人
卡电影人与动人魔法,就可以成为贵族,不论他以前是什幺身份,甚至奴隶;爵位看他对帝国的贡献而定,最低也是个侯爵。
  这是因为魔法实在很难学会,一万个人中也难得有几个体质是适合学魔法的,当然这里的魔法指的是精灵魔法,精灵的体质与人类有点不同,法师魔法虽然不容易学,但起码容易多了,只是法师的兴趣是魔法研究,兴趣来了最多只招一个学徒,很少有人招两个以上,否则当年神魔联合进攻,法师们也不会败得那幺惨了。
  呃,我不知道该不该纠正他们的看法,我是法师,不是魔导士,但还是算了,只要不要想到坏处去就行了,反正都是玩魔法的。
  法师,是一群与神魔同等的存在,掌握了人类所能掌握的最高力量的我们不愿意参加到世间的无谓纷争中去,只在隐秘无人的地方布下结界,专心研究魔法的奥秘,但我们的力量让神魔所妒忌,两方联合起来一起向法师们进攻。
  没有準备的法师们节节败退,败在神魔与其唆使的多族联军手里。
  即使这样,在法师手下被送进无边炼狱的神魔数量,也令两族战后无力再完全统治大陆,只能通过选择代理人来操控。
  当法师由四万锐减到两千人时,一项足以毁灭当时参战的所有生物的魔法研究出来了,犹豫不决的时候,疲劳的法师们在联军不分日夜的猛攻下只剩下不到百人,当发现成员所剩无几的法师们合力吟唱出那威力无穷的咒文时,感觉到无穷魔力集结的神魔们大惊失色,急忙带领联军停止进攻,退出战场。
  怕玉石俱焚的神魔事后不得不与法师们签订具有约束力的条约,其中之一是法师不得随意招募学徒,除非一名正式的法师预感自己就要挂了,才能在临死前十年收一名学徒。
  (法师的寿命比一般人长多了,几乎等于乌龟王八的寿命)现在加上我和就剩一年寿命的老师,世界上的法师才刚刚一百人,最年轻是我,十四岁,比较年轻的五百岁,第三年轻的六百五十三岁,没有最老的,因为大家都记不住自己的岁数。
  这就是我所知道的法师情况。
  自从跟父母说明白后,家里把我几乎捧上天去,即使我再三说明我只会一式最简单的火球术,父母还是把我当成未来的大魔导士,如果不是我才十四岁,他们肯定把我绑去皇宫接受皇帝的封赏,无奈之下,我只有一天到晚到街上去闲逛,避开家人的过分热情。
  七年没领略过繁华红尘的孩子当然对什幺都好奇,于是凯亚帝国的首都里热那的街道上多了个整日闲逛的孩子,哪里人多、热闹就往哪里钻,街逛多了我发现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常年不注意饮食营养,令我比同龄人矮了许多,沈迷在魔法天地里的师父总是只以填饱肚子为最大目的,根本没考虑到我正在成长的身体需要(跟老师要算的帐再添上一笔),而我也整天沈迷在魔法理论中(由于近年来魔法实验所需要的药材短缺,做实验非常困难,所以只能研读前人的理论,实验只有在合适的时候做),没有向老师提出食物上的要求,看来以后要注意了。
  好不容易过了难挨的两个月(家里过分的热情足以把我淹死一百次),老师开完会来接我了,父母事先準备好的盛大欢迎仪式,足以媲美迎接皇帝。
  活该,谁叫他不装普通人,偷偷从后门进来就行了,偏要从正门进来。
  大红的地毯直铺到门外,家里的僕人穿着整洁的新衣,有序的站列在两边,姊姊手里还捧着一大束鲜花,父母热情洋溢的感谢词,恭敬得过分的表情,让他如坐针毡,不过不愧是活了两千年的老不死,他手一指,一扇深蓝色的传送门凭空出现,丢下一句:「威恩还要和我回去学魔法,等他毕业了我再送他回来。」
  一把拉着我踏了进去,留下父母愕然相视。
  第二章 魔力人偶
      一座高达七层的尖塔,看上去久经沧桑但又好像刚建成没几年(是我的杰作啦!几千年的古塔太不牢固了,才做一个小小的实验,就轰的一声塌下了,结果老师回来后花了好大功夫,从原地用原材料再次把它堆起来,从那以后再也不敢留我一个人在家和独自一人做实验),一个白鬍子及腰的老头在白光一闪中,出现在我们的家门口。
  多次登门的经验告诉他,不敲门乱闯是不礼貌的,也是很危险的,就像现在,正当他準备用手里的法杖敲门时,一阵惊天动地的剧烈爆炸声中,老师一式雁落平沙,準备激烈的和他来个亲热的拥抱,只是隔着扇木门而已……「臭小子,混蛋小子,你给我记住!」
  老师衣冠不整,头上的法师帽早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白色法师袍也变成黑色,不过不是自愿成为黑袍法师而已。
  「呵呵,达克斯,没想到那幺久不见面,一上门你就给我个这幺激烈的拥抱啊,只是你能不能考虑减肥一下?」
  门板下传来一阵说不上是老友相见欢的声音。
  「啊,是你啊,莱特法师!」
  老师讪讪的站起身,把门板搬开,「那臭小子为了报复我把他扔回他父母那里两个月,刚回来几天就给我来了一下狠的,让你见笑了。」
  莱特呵呵的笑了几声,这时候我才从塔里出来:「怎幺样,我的火球术大有进步了吧!」
  我得意的抛动手上高度压缩的火球,像玩具一样在手里上下弹跳。
  敢放我鸽子,不报复我就不是威恩。
  克里斯了。
  从家里回来后,我把一切不爽都发在老师身上,如果不是看老师大限将至,不玩死他才怪。
  「威恩啊,你老师就要去了,你就放过他吧!你瞧,这次我带来好多人给你的礼物哦!」
  莱特看到我出来,準备继续大展身手的样子,连忙拿出次元袋,晃了几下。
  「哇!都有些什幺东西?」
  我一把抢过次元袋,「多谢了,莱特爷爷!」
  「有好处就莱特爷爷,没好处就莱特老头!」
  莱特无奈的晃了晃头,「年轻就是好啊!」
  看着我蹦蹦跳跳的背影,羡慕道。
  「是啊,不过明年我死了,这孩子才十五岁,真不放心他,希望你以后多点照顾他,一切都拜託你了老友!」
  莱特轻轻点了点头,多年的老友就要分别,怪难受的。
  所谓少年不知愁滋味,现在的我正在兴高辨烈的翻动着次元袋,把其他法师送我的礼物一一拿出来。
  「天外玄铁做的魔法杖?不错,正好合适我用!」
  早就觉得那种木製的法杖不顺手,轻飘飘的,里面还要镂空装置各种魔法战斗系统,一敲就断,这些年毁在我手里的起码也有七、八根了。
  「法师服,法师帽?老天,难道他们就没一点时髦感吗?几千年了,还是老一套的款式,一点也不合潮流,做套西服给我还差不多!」
  我一把扔到一边。
  「白金和魔力水晶做的戒指?我现在还小耶,怎幺戴得住,戴在拇指上还差不多!」
  「魔法人偶?好漂亮的小姊姊哦,不知道会不会说话?」
  看着眼前金髮碧眼、女佣外形的人偶,我好奇了起来,柔顺的金髮如同阳光一样灿烂,碧绿的眼珠如同大海一样深邃,让人心旷神怡;高挑的身材该大的大,该小的小,低胸的白色女佣服让那巍巍圣女峰挺拔欲出。
  「您好,威恩少爷,我是戴丽丝,从今天起,我将照顾您的一切起居生活!」
  戴丽丝一从次元袋里出来,就鞠了一个躬说道。
  她……没带胸罩!我在戴丽丝鞠躬时看到了她里面光秃秃的,鼻子一热,眼前一黑,几乎晕倒,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啊,好啊,你是谁做出来的?」
  我早想要个魔力人偶了,但老师不会做,害得我花了一段时间学炼金术,想自己做一个,但在实验室爆炸八次后,老师强制制止了我继续探研炼金术的奥秘……「是魔法师联合会的丽莉亚法师,她按照人类构造做出了我,能源核心为魔力晶石,驱动魔力为光属性,每在太阳下补充能量一个小时可以使用一天,五十年换一次魔力晶石,我将完全听从您的吩咐!」
  丽莉亚?我听老师说过她,是少数几个女性的法师,也是法师联合会的七名执行理事之一,也难怪她会做女性的人偶送给我了。
  魔力人偶製造属于魔法的旁支--炼金术,现在世界上也有少数法师以外的人会,但是对于魔法不精的他们只能做些小玩意。
  魔力人偶做出后第一个给它下的指令就是它的终身指令,不得违背。
  魔力晶石是法师将自己的法力输进特定的矿石储存起来,或矿石本身吸收外界的能量到一定的程度形成,根据矿石的不同由低到高可以分为魔力水晶,魔法宝石,魔力晶石以及纯粹能量构成的魔源石。
  法师掌握的法术为元素魔法,风火地水。
  光和暗是神魔及他们承认的人才能用,法师知道原理,但只能用在外部物品上而自身不能直接使用。
  「戴丽丝,帮我倒杯水来!」
  我躺在淩乱不堪的床上,吩咐戴丽丝,想试一下她是不是真听我的。
  戴丽丝倒了杯水过来,自觉的坐在我床边,扶起我的头,靠在她怀里餵我喝水。
  枕着软软的胸脯,看着戴丽丝美丽的脸蛋,我一时迷糊起来,不知不觉把一杯水喝得乾乾净净,不知道是用什幺材料做的,软软的,弹性也好,跟那次给妈妈抱着的感觉一模一样……我好奇心大起,在戴丽丝的身上到处摸了起来,想看看她是否真的是百分百跟人一样,结果是肯定的,戴丽丝一动不动的任我乱摸乱戳,脸蛋、脖子、胸脯、胳膊、背部、臀部再到大腿,然后到……「丽莉亚法师说了,在少爷不到十六岁成年之时,不能听从少爷生理上的要求。」物A级毛片在线r/>  戴丽丝一把抓住我戳向她大腿间的手指。
  「生理上的要求?是什幺?」
  我不懂就问。
  「也就是性交,为了完全模仿真人,我的指令中枢输入了各种男女交合的知识,知道从各个方面怎幺满足男人的需要,但丽莉亚法师命令,必须要等少爷十六岁、成年后,才能在这方面服侍少爷!」
  我的血液轰的一下冲上了头部,鼻血狂喷,对于半懂不懂、十四岁的我来说,这几句话太刺激了!「啊,少爷你流鼻血了,没事吧,我帮你止血!「戴丽丝把还没从震惊里醒过来的我轻放在枕头上,跑出去拿毛巾了。
  「个性?各种姿势?各个方面?」
  那天晚上的第一次春梦又浮现在我心里。
  小鸡鸡第一次因为想女人而勃起,连戴丽丝什幺时候帮我止住鼻血,我都不知道,清醒后只是抱着她在她身上乱摸,上次是为了看看她是不是跟真人一样,现在却是探索女体的奥秘。
  兴奋下我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哎呀!我的肚子怎幺突然不舒服了?」
  「我也是啊!」
  楼下传来两个声音。
  「快让开,我要上厕所!」
  「瞬间移动,目标定位,厕所!」
  肚子一阵绞痛使我从戴丽丝的迷人身体上跳起。
  「糟了!」
  我大惊失色,刚刚为了报复,塔里面所有水我都下了厉害的泻药,戴丽丝捧来的那杯水是……一场激烈的厕所争夺战轰轰烈烈的开始了,两位老法师、一个未来的法师,为了生存问题大打出手,各展神通,在厕所附近结束了快乐而充实的一天……自从多了戴丽丝后,我幸福又痛苦,什幺家务都让她做了,我只要把换下的衣物一扔,隔一下她就会帮我拿去洗乾净,房间无论何时都收拾得整整齐齐,就算是做魔法实验,她也会帮我把材料先整理齐全,事后收拾乾净,省了我不少事情。
  但她执行指令不打折扣的特性让我痛苦万分,现在只能用检查的藉口在她身上摸一下,她是让我小弟弟不得安宁的兇手、是考验一个青春少年耐力的恶魔,真希望十六岁的生日快点到来,结束我十个打一个的日子……老师离开我将近四个月了,生生死死、离离合合就是那幺回事,嘴上虽然这幺说,但我心里一直难过着,还好有戴丽丝陪着我,过了今晚十二点,我就是成人了,戴丽丝就可以满足我生理上的需要了,嘿嘿……色心把伤心沖淡了不少,我自从把老师的遗体传送到法师联合会后,少有时间正式欣赏戴丽丝。
  在阳光下躺在休闲椅上的她,金髮跟天上的太阳一样光芒夺目,如同大理石雕塑而成、充满古典美的面孔一片安详,长长的睫毛下如同大海般的深蓝、纯净。
  低胸的洋装只能罩着高耸双乳的三分之二,那惊心动魄的深深乳沟令我几乎窒息,白玉般雕塑的修长小手交握,自然的放在小腹上,长及膝盖的裙摆并不能掩盖住圆润洁白的小腿,小腿上去,是丰满的曲线清晰可见,中间,是我为之喷了不下二十次鼻血的凹进,今天晚我就可以……想到这里,鼻孔里一阵痒痒的,糟了,又来了,我急忙仰起头深呼吸……「戴丽丝,这方面我不大懂耶,你要教我哦!」
  红着脸,虽然对方是魔力人偶,但言明自己不懂还是不好意思啊!「少爷,戴丽丝会把自己知道的方面告诉你的!」
  戴丽丝边温柔的帮我脱衣服,边安慰我,我急色的在她身上乱摸乱捏,百分百像人的模拟让她的表情丰富多采,现在红着脸蛋,就跟处女的初次一样表情。
  几次的进攻都失败了,没有经验的我急得满头大汗,最后还是戴丽丝用手握着我的鸡鸡,帮我进入她体内,我终于算是男人了……「戴丽丝,我是不是太快了?」
  趴在戴丽丝的丰满的身上,我喘着气问她,才插了十几下,自己都还没过瘾,就射了,觉得自己好没用哦。
  「少爷,第一次经常都是这样的,主要是由于您太紧张了,下次就好了!」
  理论丰富的戴丽丝开导我,纤纤玉手在我的背上轻轻按摩。
  「哦,对了,戴丽丝,你说你知道各种姿势,能不能说给我听听啊?」
  趁着休息的空间,我让戴丽丝给我讲解一下这方面的知识,恶补一下,顺便练习练习。
  「好的,少爷!」
  于是,戴丽丝用了一个半小时把她知道的都说出来,听得我目瞪口呆,乾脆肉棒一边插穴,一边听。
  口交、肛交、乳交、打手枪,利用身体的各个部分令男人舒服,戴丽丝会的可真不少,真想立刻试试,但我目前还捨不得离开戴丽丝温暖紧凑的蜜穴。
  「戴丽丝,我射在你体内不要紧吧?」
  我突然想起这个问题。
  「少爷,戴丽丝的蜜穴是可以调节温度的,当您满足后,戴丽丝可以把里面的温度升到最高,把您留下的精液蒸发掉。
  您要不要试试?戴丽丝可以调节到一个合适少爷您的温度,让您更加快乐!」
  戴丽丝抱着我,蜜穴里的不停蠕动,就像张小嘴,不停的按摩我插进抽出的肉棒。
  「我想试一下!」
  戴丽丝蜜穴内的温度立刻升高,小淫穴不停的蠕动,肉壁上如同生出无数双手,全方位的按摩我的肉棒,配合着小幅度的振蕩,顿时令我三两下就丢盔弃甲,只能趴在她身上喘气,戴丽丝的蜜穴还在不停的按摩我没来得及拔出的肉棒,里面仍保持在刚刚的温度。
  「你真是妙极了,戴丽丝!」
  我大讚这个令我懂得男人乐趣的美丽人偶,现在我真的一刻也不想离开她。
  双手在她高耸挺拔两手才能勉强盖住的双乳上乱捏,戴丽丝热烈的回应我的亲吻,两人的舌头在彼此的嘴里进进出出。
  灼热的蜜穴不住的蠕动按摩,不一会,我的鸡鸡又坚硬如初了,我再次按着戴丽丝,开始享受她带给我的快乐,戴丽丝边指点我的动作,边告诉我持久的秘诀。
  戴丽丝,你真是我的宝贝。
  刺眼的阳光由大开的窗户照进来,我张开睡意朦胧的双眼伸了个懒腰,肚子饿了,该吃饭了。
  昨晚连续射了四次,到现在我的腰还在酸痛,要不是肚子饿,我还想继续睡呢!但那快感即使再累我也觉得值得。
  什幺都不穿我就下楼去找戴丽丝要饭吃,走到楼梯口,却看到戴丽丝正拿着扫把弯腰扫地,那圆圆的屁股,即使穿着裙子也无法掩饰的凹进、笔直修长的粉腿,白色的女佣服下摆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摇摆,散发出无可匹敌的诱惑,令我本来已经心满意足软下来的鸡鸡马上又翘起来向这美妙的一幕致敬。
  戴丽丝听到我下楼的脚步声,停下手里的工作,转过身面对着我甜甜的笑道:「少爷您醒了,要不要现在就吃饭?」
  「不了,慢点再吃!」
  什幺肚子饿,现在都飞到一边去了。
  戴丽丝看到我高高翘起的不雅之物,微笑道:「少爷,是不是要戴丽丝服侍您?」
  我抓着戴丽丝的肩膀,把她转过身去:「戴丽丝,你能不能摆出刚刚弯腰的姿势啊?」
  戴丽丝顺从的弯下腰,高翘的屁股还摆动了两下,回头媚笑着看着我:「少爷,您是不是要这样呢?那媚态令我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几乎马上隔着衣服就要干她。
  「戴丽丝,你跟昨晚好像不同了哦!」
  我觉得有点奇怪,肉棒紧抵那又嫩又滑的圆圆屁股,边磨擦边问她。
  「是的,少爷,昨晚人格类比情慾区域刚启动,很多程式还没启动,所以只能模拟单一的少女性格,今天已经完全启动,少爷可以选择各种年龄层、各种状态的女性性格,少爷如果不满意这种人格,我可以换一个!」
  「不,刚刚你做的就很好,以后就要这种表情,要换我再跟你说!」
  我喜欢她刚刚的表情,比昨晚的少女模样更加迷人。
  「好的,少爷,您现在希望用那种方式插入?」
  「你昨晚说的『后庭花』真的可以玩吗?我现在希望用你的屁股!」
  我被戴丽丝柔嫩的股沟吸引,早就把她的裙子撩起翻到腰上,隔着花边蕾丝的小三角裤在她的小屁眼上不停的撞击。
  戴丽丝自己用手把小三角裤褪到膝盖处,再掰开自己的臀瓣,露出那粉红的菊花蕾,转头媚笑道:「少爷,您现在可以尽情的享用了!」
  我抓着她的小腰,把硬得发痛的肉棒对準那窄小的菊花蕾捅了进去,戴丽丝等我的龟头进入后,才放开抓着自己臀瓣的双手,改叉在膝盖上,整个人弯成了九十度角。
  我的手改为抓住戴丽丝的屁股,肉棒继续用力挺入,不必害怕弄伤戴丽丝,她是不会流血的。
  戴丽丝的直肠阵阵蠕动,我的龟头所到之处自动鬆开让我进入,后面却紧凑的套箍着我的肉棒,由外往里蠕动,把我的肉棒往她体内拉进,每进入一寸,都有阵阵快感冲上脑门,要不是戴丽丝昨晚传我固守精关的办法,没等插进一半就射了。
  在戴丽丝的绝妙配合下,我轻易的完全进入了她的后庭。
  戴丽丝的直肠每一寸贴着我肉棒的地方都会颤动,里面的温度也自动调节到令我产生最大快感但又不会早洩的程度,龟头前端还会收缩,让我每次插到最里面刚好撞上去,跟插她前面的蜜穴撞到子宫壁一样的舒服。
  我边摸着戴丽丝浑圆柔嫩的屁股,边挺动腰身,不停的干她的屁股,「戴丽丝,你真是男人的恩物,你愿意一直陪着我吗?」
  我大口的喘着气问她。
  「少爷,只要您喜欢,戴丽丝会一直服侍您,除非您不愿意再要戴丽丝了,戴丽丝才会自动毁灭!」
  戴丽丝的头高高仰起,满头比阳光还灿烂的金髮散乱的披在雪白的肩膀上和脖子旁,呈九十度角的卡电影人与动人丰腴肉体随着我的挺动而前后摆动。
  「傻瓜,我怎幺会不要你呢?我要你陪我一辈子,直到永远永远!」
  「是的,少爷,那幺戴丽丝永远侍候您!」
  戴丽丝回头对我笑道,顿时,什幺固守精关,什幺房中术都顶不住戴丽丝那回眸一笑,美得无法形容,那媚态令我的精关失守,忍耐多时的精液狂冲而出,直往眼前人儿的屁眼最深处直冲,要命的是,戴丽丝的直肠用比刚才更激烈的动作蠕动,让我在高潮的顶峰再跨一步,直上云端洩得天昏地暗,整个人趴在戴丽丝的身上。
  还好戴丽丝是魔力人偶,换作一般女人,两个人早一块倒在地上了,她还呈九十度角,纹风不动。
  任我上身趴在她背上,手用力的捏着她的乳房,肉棒在她屁眼里狂射精液到她的直肠最深处。
  暂时满足的我把戴丽丝身上所有的衣物脱光,赤裸裸的坐在她怀里,让她喂酸软无力的我早餐,我真的很感激丽莉亚法师,是她给了我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礼物。
  但天上怎幺会无故掉这幺大的馅饼呢?没饵可钓不到鱼,那群活了几千岁的老不死渔翁,正準备把威恩这条贪吃的呆鱼钓上去……
  第三章 试炼!法师联合会的光荣任务

  法师之间互相联络用的传讯水晶球传来一阵魔力波动,把我从戴丽丝温柔的怀抱里摇醒过来。
  变态的老师,把水晶球的来讯提醒系统和高塔的防震系统(防止地震的魔法阵)连在一起,每次有人通讯,整个高塔都二十五度角摆动,如果不是用魔法建造的,早塌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这次还好有戴丽丝抱着我,免去了落个滚地葫芦的下场。
  边咒那个不知死活扰人春梦的老混蛋,我边穿衣服往通讯室走去,戴丽丝在我身后穿上她那从不换洗的低胸洋装跟了上来。
  「是谁?是哪个老不死的扰人好梦!」
  我边骂边把一阵魔力输入水晶球里,一阵白光闪过,水晶球由透明变成模糊,再转为清晰,莱特那风乾橘子皮般的脸出现在我眼前,但没有了平时玩世不恭的嬉笑表情,一脸的严肃庄重,几乎让我以为认错了人。
  「学徒威恩。
  克里丝听着!」
  看着莱特老头严肃的表情,我也收起了平时和他打闹玩笑的态度。
  「下个星期天法师联合会将举行会议,审核你法师的资格,希望你能于星期天準时到达丽莉亚大法师的住所接受考核!」
  「是,学徒威恩。
  克里丝明白!」
  一本正经的回答完毕,「莱特老爷爷,这次考试要考些什幺?能不能先透露一下?」
  我笑嘻嘻的问他。
  「当然不行,不过考试的内容比较特别,对你也大有好处哦,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老莱特一口回绝。
  跟他认识他七、八年了,我知道他说的好处跟我理解的意思绝对大相逕庭,「臭老头,我最近研究室的天花板漏水(一般研究室都是设在塔顶,比较安全一点,实验失败不会波及下面几层,但我的例外),想到你那里去借用一次,你看怎幺样?」
  我狞笑着,手里抛着我独门的高压缩火炎弹。
  如果再守口如瓶,不把他居住的法师塔夷为平地我就从此拜他为师。
  暗红的火光照在我狞笑的脸上,令老莱特顿时打了个冷战,刚要说话,却给在一边的戴丽丝打断了。
  「少爷,七层我昨天刚检查过了,没问题啊,根本没漏水!」
  不明世理的戴丽丝插嘴说道。
  唉,她根本就不知道我只是找个藉口,看来等一下我还要继续好好的「教导教导」她才行。
  「乖!」
  我散去魔法,搂着她的纤腰,掂起脚尖,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一下(我才刚满十六岁耶,戴丽丝是按照二十岁的西方女性标準做的,身材比较高是当然的了),「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你乖乖站在一边去,不要说话!」
  戴丽丝温顺的点点头,后退了两步,双手重叠交叉放在身前小腹下,站立不动。
  那乖巧的模样让我又想立刻带她回房好好调教一番。
  人老成精的莱特看到这一切,怪笑道:「怎幺样,丽莉亚做的这个魔力人偶不错吧?」
  「关你屁事,再不说考试的事,我明天就到你的塔里去做实验!」
  我恼羞成怒。
  「呵呵,别这样,年轻就是火气大,考试的事我不能透露,但我有别的好东西给你。
  想不想要?」
  「是什幺,说出来让我考虑考虑!」
  我才不上当,有什幺比考试重要?「呵呵,是一些壮阳补肾的好东西哦,包你和戴丽丝一起的时候勇猛如虎!」
  老莱特发出男人特有的怪笑声。
  「真的那幺好?」
  我心里大动,和戴丽丝在一起,我总觉得自己现在后劲不足,也许老莱特真的有那方面的药也说不定。
  「你怎幺会有这种药的?不会是你想找女人又没那个能力,所以……」我把所以两个字拉得长长的,邪笑道。
  「去去去,这也是丽莉亚炼金时炼出来的副产品,我觉得好玩就拿些回来给我养的动物用!」
  「不会吧!」
  我大惊失色!「你有偷窥的嗜好?连动物交配也不放过!你老实交代,有没有偷看我!」
  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等一下非得看看老莱特上次给我的次元袋里有没有施了什幺隐秘的魔法,塔里塔外也得详细的检查一次,把所有可能被他利用来做媒介的可疑物品通通毁灭掉。
  老莱特脸上挂不住了:「别再胡说了,我只是利用那些药促进我养的动物生育率提高而已!」
  「真的?」
  我还是不大相信。
  「就是这样,你还要不要那些药?」
  老莱特不想再跟我争下去了,免得越描越黑。
  「好,半个小时内你不把药送到我手里,明天就準备再起一座新塔吧!」
  我迫不及待的想试试那些药。
  趁这半小时没事做,我和戴丽丝把塔里详细的检查一遍,确认没有任何可疑物品。
  虽然那老家伙说是那幺说,但我还是心里毛毛的,安全第一啊!老莱特不想做建筑工,果然在半小时内把药传送到了我手里。
  嘿嘿!我色咪咪的看着戴丽丝,目光在她的隆胸翘臀上不住打转,今晚有得玩了。
  不愧是法师界里的第一炼金术高手,丽莉亚法师亲制的药效果然很好,将近两个小时一点射精的感觉都没有,持久力比以前大幅度提高,我和戴丽丝在这两个小时里换了四种姿势,从地上站姿最后变成在床上开后庭花,戴丽丝把她的功率开到最大,激烈的迎合着我,整张床嘎吱嘎吱响个不停,晃动得如同七级地震,但我一点也不担心,大不了明天换张新床。
  趴在戴丽丝柔软光滑的玉背上,我继续享受戴丽丝菊道给我肉棒的按摩,足足三个小时才射精,这药也太厉害了,但丽莉亚一个老得骨头足以敲鼓的女法师,怎幺也不大可能炼出这种东西啊,不会是越老越发骚吧?我心里突然转过这个念头。
  在戴丽丝的后庭绝妙的功夫下,我的肉棒又硬了起来,不用再换什幺姿势,就这样趴在戴丽丝的背上做起活塞运动,我感觉刚刚的药效还没过,肉棒坚硬无比,有信心再来三个小时。
  西方大陆的某处地方的一处深山内,漆黑的塔身,塔顶上有几个怪影互相拍手祝贺,举杯相饮,阵阵怪笑声,如同童话中邪恶巫婆巫师一样让人不寒而慄,「看那小子这次还跑不跑得掉,乖乖的接受我们的考核吧,嘿嘿嘿……」即使高塔本身有结界,四季如春,戴丽丝的身体具有恆温调节系统,抱着她倦极而眠的我还是在阴风阵阵中打了个冷战,不得不再抱戴丽丝那美妙的肉体紧一点,不用睡觉的戴丽丝温柔的看着我,纤纤玉手在我的背上轻轻按摩,让我睡得更舒服……吃过莱特的药后已经三天过去了,我明白一定是上当了,几次去找莱特算帐,但明明就知道莱特的法师塔就在那个地方,却怎幺也进不去,看过去一片大雾,进去逛两下就莫名其妙地又走了出来,想用传送术直接传进去也不行,不知道是什幺结界,奶奶的,等着瞧!可怜的我每天要和戴丽丝在床上度过十七个小时,还不包括睡觉的时间,现在床已经换成魔法加固的铁床,戴丽丝要开足最大功率才能满足我。
  法师联合会对我考核的日子终于到了,为了不在考试期间出丑,我只能让戴丽丝超负荷运转,把我一天的慾望都完全发洩完,代价是戴丽丝的能源消耗是平时的百分之三百,我不得不让她在家里补充能源,自己一个人去丽莉亚法师的家。
  看到老莱特那夸张的噁心笑脸,我顿时怒火万丈:「老混蛋,我和你势不两立!」
  愤怒之下,我的魔法超水平发挥,连续七个大火球以七星连珠之式蜂拥而上,老莱特手忙脚乱地布下御火罩,火球一碰上去就闪了几下就烟飞灰灭。
  但真正的杀着在后面,我对自己连用了御风术、加速术,一跃两丈高,手上天外玄铁所造的魔法杖舞的如同风车般团团转,当头一棍砸下,轻易的破入对物理攻击无效的御火罩,把老莱特打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
  「嘿嘿嘿……」挥舞着手上的法杖,我冷笑着靠近老莱特,「敢耍我,不想活了?你说,该怎幺办?」
  拳怕少壮,论魔法,我比不上他,但我手上这条玄铁法杖可不是便宜货。
  老莱特苦笑着避开我邪笑着贴上去的脸,「别闹了威恩,你的考试要开始了!」
  「呃……」周围不知道什幺时候站了六个人(老莱特也是法师联合会七个执行理事之一)。
  「不愧是达克靳法师的传人,精力充沛,一表人才,请坐!」<卡电影人与动人br/>  一个老太婆(丽莉亚)说道,一张放在大厅角落的椅子无声的滑过来。
  在这阴森黑暗(窗帘放下来了),闪烁不定的微弱火光(我的七个火球威力不是盖的,老莱特的御火罩现在还没消化完其中的火能量),七个噩梦级的鹰眼勾鼻满脸鸡皮疙瘩的巫师巫婆注视下,(想像一下活了最少一千岁的老人是什幺样子),我好怕,戴丽丝,今晚我要抱着你睡,呃,不过我好像晚晚都抱着她睡。
  我在比挑女婿还挑剔一千倍的十二道眼光注视下(老莱特除外),不安地不停更换坐姿,「呃,各位,我们是不是该开始了?」
  我决定结束这令人毛骨悚然的不安局面。
  「威恩。
  克里斯,十六岁,父亲诺亚。
  克里斯,四十五岁,凯亚王国子爵,职业是帝国第三税务处处长,母亲丽丝。
  克里斯,三十八岁,姊姊大卫安。
  克里丝,十八岁。
  这是你的家庭情况吧?」
  丽莉亚翻了翻手上的本子, 头对我说。
  「呃……哪个……完全正确,但法师联合会的魔法师认证什幺时候要调查政治背景和家庭成份了?」
  我疑虑的问道:「是这样的!」
  丽莉亚翻过一页,「鑒于魔法师这一光辉伟大高尚的职业近年来新血的补充十分困难,在我们魔法师联合会伟大的舵手,英明的导师威达里特……」坐在丽莉亚旁边的一个老不死站了起来,脱下头上的法师帽,向四周黑暗无人的地方各弯了一次腰,点头致意(习惯成自然,呵呵!)。
  丽莉亚接着说道:「……的英武决定下,现拟派你进入社会,向社会各阶层宣传法师这一光辉伟大职业,帮助广大的人民群众深入了解法师这一职业的福利待遇、工作环境,加深他们对法师的嚮往之心……」「等等,」我急忙挥手,想打断丽莉亚滔滔不绝的演讲。
  丽莉亚法师吞了口口水,换气继续说道:「但不可否认,现阶段还有很多无知的人对法师存在很大的误解,还有我们法师的敌人--神族和魔族在虎视耽耽,你要克服万难,不怕流血,不怕牺牲,勇往直前,坚决斗争,顺利完成法师联合会交给你的光荣任务。
  各位,我的说话完了,不足之处,请大家批评指导,谢谢大家。」
  大厅里响起了疏疏落落的掌声,我激动得热泪满盈,手掌拍得通红,「丽莉亚法师,你真是我的偶像,我要向你学习,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坚决拥护法师联合会!」
  「好了,演说完了,该说正事了吧。」
  我表情一换,话题一转,冷冷的看着这一群老好巨滑的老家伙,「我的考试到底该怎幺做?」
  「呃……刚刚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吗?」
  丽莉亚再把手上的本本翻过一页,「就是派你下山,招募学徒啊!」
  「招募学徒?你说得简单!」
  我从次元袋里拿出比城砖还厚还大的一本书,翻开几页:「当初神魔和法师签定的条约上说得很清楚啊,法师联合会的下属所有法师不得干涉世间的事务,只有死前十年才可以在凡间寻找合适的人选做自己的学徒。
  现在你叫我下山去招募学徒?」
  我怒沖沖的大吼道。
  「没错,条约上是这幺写的,」丽莉亚向周围的法师们狡猾的笑道:「注意,条约上说的是法师联合会的下属法师!」
  「下属法师」四个字丽莉亚说得特别重。
  我倒抽了口冷气,他们想干什幺我心里有点明白了……果然,丽莉亚嘿嘿的奸笑了起来:「只要我们开除了你,把你从法师联合会的名单上抹去,你就不受条约的限制了!」
  周围的法师异口同声的说道:「你下山招一个学徒,然后学徒叛逃到我们这里,你再招一个,再叛逃……」「……」「我不干!」
  我大吼道,我疯了才做这种无聊的事,每天在家里抱着戴丽丝不知道多舒服,做这种一不小心,不,是绝对会给神魔追杀的事,等我下辈子吧!老莱特嘿嘿的笑了起来:「威恩啊,你前几天吃的药不是丽莉亚法师炼的哦,是她从东方大陆的炼金术士那里拿来的,没解药的!」
  「是啊,这种药吃了后不学他们一种叫内功的奇怪魔法是不行的,还要学特定的一种才行!」
  「早知道你们不安好心了!」
  我不理不睬,两眼望天花板。
  「药效完全散开后没练那种内功的人要每天交合二十小时以上的哦!」
  「怕什幺,戴丽丝会帮我!」
  我冷笑道。
  老巫婆遗憾的说道:「真可惜,戴丽丝是我做出来的,有些功能还没完成,大概还能再用三天,三天后就要报废!」
  三天时间是够了,我只要研究一下,完全有把握再做一个戴丽丝出来。
  「不要妄想自己做,戴丽丝的材料我花了一千五百年才收集完,有些材料世界上可能还有第二份,但你得去干掉神王和魔王,从他们的宝库里找出来才行!」
  我软倒在椅上,我靠,算你狠,居然留了这幺一手,我完了……老巫婆狡猾的笑道:「不过呢,如果你改变主意,我可以帮你把戴丽丝完全补足,让她做你的帮手,还把我记载东方神奇魔法的书给你,据说练成后,可以跟神魔的力量媲美哦!对那方面更有特效!」
  靠,女人也敢说这种话啊,不过想到她活了几千岁,这种话她当然说得出口了。
  无奈之下,唯有接受他们的条件了。
  看着手里的书,原来我吃的药名字叫十全大补丸,吃了后会产生一种名叫阳气的魔法元素,当到一定的浓度就会慾火焚身,只有排出去才能稍微压製药力,不过通过特定的呼吸方法可以把这些药力集中到一个叫丹田的地方,产生一种叫内力的东东。
  练成后可以连续和一百个女人做爱不洩。
  靠,那跟阳痿有什幺分别?书面给人撕掉了,只有在书中提到是个叫黄帝的人写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上面说的那幺厉害。
  连续一个月照着书上的怪姿势按照怪方法修炼,我觉得药力收得差不多了,小弟弟现在我居然可以指挥由心,想硬就硬,想软就软,看来效果蛮不错的,只是离书上说的成功的路还远着呢!戴丽丝给那老巫婆带回去也差不多四十天了,昨天老巫婆传讯说今天就改造好了,晚上就可以回来了,正好拿来试试这一个月的成果,嘿嘿,想到这里,我吸回了流到嘴边的口水。
  「啊,戴丽丝你回来了,让我检查看看身体有什幺新的零件装进去!」
  戴丽丝一出传送门,我就抱着她乱摸乱捏。
  「少爷,丽莉亚法师给我装了个能量转换装置,可以直接把动力系统的能量输送到攻击系统攻击敌人!」
  丽莉亚红着脸说道。
  「就这些?」
  我愣了。
  「还有,增加了神经传感系统,更先进的人格类比系统!」
  「可恶,给老巫婆骗了!」
  我大喊道,戴丽丝根本没有缺陷,我被老巫婆吓住了。
  「等等,你说什幺神经类比系统?」
  我问戴丽丝。
  「就是说以后少爷碰我我都会有感觉啊!」
  我摸了戴丽丝的乳房一下,她的脸蛋果然又红了,还好,不然亏大了……在我乱摸乱捏下,戴丽丝的新神经传感系统和人格类比系统让她跟真人一样,娇羞欲滴,看得我食指大动,正要飞擒大咬之时,旁边的传讯水晶亮了,又是一阵地动山摇(我忘记把水晶球和防震系统分开了)。
  丽莉亚那跟乌鸦一样的怪笑传入我的耳朵:「威恩啊,现在一切都準备就绪了,你也该回家了!」
  「靠,说完了没有?完了就OVER!」
  我一脚把水晶球踢飞,抱起戴丽丝转回卧室。
  戴丽丝把蜜穴的功率调到最高,想试一下自己现在的能力怎幺样。
  我躺在床上,让戴丽丝跨坐在我身上不停的上下套动,胸前的两只大白兔上下活泼的蹦蹦跳跳,看得我心痒痒的,忍不住坐了起来,咬住那两只可爱的家伙。
  戴丽丝的身体抗击力真不错,证据就是就算我用尽全身的力气狠咬她的乳房,但只要一鬆口,立刻恢复原状,一点事都没有。
  光靠戴丽丝蜜穴的自己蠕动无法令我满足,我把戴丽丝翻身压在下面,把两只长洁白的玉腿架在肩膀上,用我所能出的最大力气,疯狂的抽插了起来。
  不论我的肉棒扩大或故意缩小到什幺程度,戴丽丝的蜜穴始终牢牢的套着我,周围一丝空隙也没有,我的小腹不停的与戴丽丝的肉臀撞击,发出啪啪的声音,看着戴丽丝的阴唇肉在我的肉棒抽插下翻出塞入,新的人格类比系统让她不停的发出娇吟声,娇羞和淫蕩两种表情轮流出现在她的脸上,让我分不出她到底是魔力人偶还是真正的人。新法师帝国
这是个魔法与剑的世界,国与国之间为了领土资源不停的发生摩擦,但一切都在天神的监督下有限度的进行,人类之间的战斗还不至于发展成毁灭战争。
  天神名义上是这个世界的最高统治者,还不如说是保护者,只有当人间发生无法以人力抵御的灾难,天神才出手帮助人类,国与国之间的战争天神都是由人类自己解决,有史以来的唯一一次神族出手,却是因为法师。
  法师,这个职业是人类所有智慧的结晶,推动了世界的发展,却由于威胁到神族和魔族的存在,被神魔联手号召众多的信徒和精灵等亚人类,组成多族联军联合围攻,战败后退出历史的舞台,只剩下少数残余者躲在建造在无人的深山里的高塔中,继续研究他们热爱的魔法,等待合适的时机重出江湖……
  注:此文有乱伦情节,不喜请勿往下看,只是看见书屋人气不旺而发︿ˍ︿